《经济半小时》 20151104 收藏市场看冷暖:红木调查_分分彩平台

2018-11-22 12:54

《经济半小时》 20151104 收藏市场看冷暖:红木调查_分分彩平台



  红木家具向来被称为家具中的贵族,受到不少高端用户的偏爱。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红木家具并不只是家具,它同时也成为投资品,屡屡被市场炒作。历史上红木家具曾多次出现大幅度的价格波动。最近的一次是2013年,行情一路暴涨,疯狂的程度令人惊异。然而到2014年,红木家具市场出现拐点,价格和销量一路下滑,整个行业开始面临洗牌。眼下,已经经过一年多的调整,目前红木市场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经济半小时》记者来到红木家具的集散地广西东兴,进行了调查。

  他叫陈施宇,今年25岁,广西东兴市高山红红木家具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年少得志,衣食无忧。和这个年纪的许多年轻人一样,他十分渴望拥有一辆属于自己的外形、品质都还过得去的汽车。

  父亲兼总经理陈建村的招呼声把陈施宇从豪车的幻想中拉回到现实。他和父亲一起把一张红木桌子抬上了货车,并把桌子仔细地固定好。

  这辆货车是父亲好多年前买来专门用于送货的,如今已经十分破旧。已经是副总经理的陈施宇每天都用它来送货。

  近一年多来,红木家具行情低迷,东兴市很多家具企业处境艰难,陈施宇的企业也开始陆续裁员。如今,他们的卖场里除了一名工作人员招呼顾客外,剩下的事情都是父子俩亲自打理,自己装车,自己送货。

  陈建村:如果说多贷一百万块钱的款,或者说多欠别人一百万块钱的工资,比我们不用豪车,我们用差车现实多了。

  货卖不出去,资金周转成了难题。陈施宇带记者来到了他们的一个家具仓库,这个仓库摆满了各式各样的红木家具。在生意红火的时候,这里几乎存不住家具,流动非常快,如今,这批家具短的存了有三四个月,长的则已经达到两年以上了,上面落着厚厚的灰尘。这套交趾黄檀的十件套沙发是他们2013年加工的家具,当时价格高达100多万,现在价格降到了70万元仍然无人问津。

  陈施宇:像这么大块的料,真的是现在是相当少见了。这个好的时候,我们当时期望是卖100多万的,现在大多都在观望。包括我们,我们对木材也是持观望态度。

  陈施宇告诉记者,这个仓库里家具总共大概有200多万元,加上各地店面和经销商的货,现在企业已经压了一千多万元资金。有时候他身上的钱少得连给汽车加油都不敢加满。

  陈施宇:现在红木家具的这个行情像是一个巨浪拍来的样子,不停地就冲刷着我们这个河床,说实在,我还是不想成为随波逐流的黄沙,我想成为真真正正能够沉淀到这个行业的金子。

  生意艰难,陈施宇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坚持下去。然而巨浪之下,很多红木家具店都已成为黄沙。走在街头,可以看到,一些店铺已经大门紧闭,贴出招租的告示。

  轩红阁木业有限公司总经理肖加文:我们这条街这里有好几家,对面都好多家的,都基本上退掉了。

  东兴市地处中越边境,同越南只有一街之隔。越南、缅甸、老挝等东南亚国家的木材运输到这里非常方便。正是看准了这一点,2010年,陈建村开设了红木家具厂,从越南进口木材,在东兴市加工成家具。当时正是红木生意十分红火的时候,陈施宇正在上大学,是同学们眼中标准的富二代。

  陈施宇:比如说想买个手机,想买个电脑,或者是突发奇想,想去哪里旅游,那个时候说走就走。包括大学的时候不懂事,那个时候装病请了一个很长时间的假,其实是去旅游了,日子过得无忧无虑,非常潇洒的。

  2012年,陈施宇毕业后子承父业,担任副总经理。当时,国内的红木家具市场十分稳定,企业也蒸蒸日上。

  陈施宇:那个时候是我刚毕业第一个年头,我们做到了500多万的这一个销量,一年做下来,规模也不大,投资也是相对较小的,但是那一年就为我们创造了40多万的利润。就是我们刚进来的时候,尝到了一点点甜头,当时对这个行业是很满意的。

  初试身手,陈施宇就尝到了成功的喜悦,他很想在这时候买下一部心仪的汽车。但是,毕竟是刚刚入行,他按捺住了这个想法。

  2013年6月,《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将交趾黄檀、微凹黄檀等木材列入了保护范围,相关国家也禁止了这些木材的进出口。此后,使用这类木材的家具行情持续高涨,以交趾黄檀象头沙发十件套为例,涨价前,从越南进口一套半成品是十万元。公约发布后一个月时间,半成品的价格翻了一番,达到了20万元。

  陈建村:到了7月份就翻了一个大番,我们中国人有一个心态,凡是涨价,以为还会更涨,所以说没有买到家具的人,他们也开始出来买家具了,整个把市场搞得非常火热,就是哪怕是涨了也很好销。

  市场的火爆使木材的需求量大增,由于交趾黄檀木材的紧俏,很多人把目光投向了大果紫檀、巴里黄檀等替代物。很快,这些木材的价格也水涨船高。陈建村清楚地记得,当时,他从越南进了一批木材回来,直径20厘米以上的大果紫檀,进价就在每吨18500元,巴里黄檀达到38000元一吨。红木价格疯狂上涨,吸引了更多人参与其中,陈建村感受最深的是,很多原本是其它行业的朋友也纷纷加入要求他帮助囤积木材。

  陈建村:我很多朋友从来没有搞过木材的,2013年以后,就有七八个这样的朋友了,他们把资金打过来,叫你去给他囤积木材,或者做木材生意。

  与此同时,东兴市经营红木家具的商户也由原来的几百家上升到了上千家,销量也持续猛增。陈建村的家具卖场根本存不住货,往往家具一到就被一扫而空。2013年,他们企业的销售额达到了1800万元,这让初入行的陈施宇兴奋不已。

  陈施宇:我当时觉得特别骄傲,觉得其实赚钱做生意也挺简单的。当时没有考虑过是因为这个行业的不正常的一个这个现象所导致的。那一年就尤其是下半年,为我们创造了120多万的利润,就那一年让我有一点得意忘形了。

  市场的热闹、生意的红火,让陈施宇心里的豪车梦想似乎更近了。正当他踌躇满志准备大干一番的时候,2014年,整个红木市场的行情急转直下。

  陈施宇:大家都不要了,都在抛,甚至很多这个做木材生意的打电话找到我,问你要不要木材这样子。我们就倒腾不起来了,所以这个到了2014年,我们木材销售一分钱也没有。

  陈建村:我们中国人的心理是这样,鱼市涨价,大家就横着买,鱼市掉价,我个人认为,他们就会觉得还会掉,为什么不等一下再买,整个的大局势就把这个市场拉到疲软了,再有很多游资,撤走了。

  被炒高的价格,随着游资的撤走后进一步下跌。20厘米的大果紫檀的木材下降到了每吨12000元,价格下降三分之一。家具销售也萎靡不振。

  陈施宇:规模也大了很多,但是赚的钱所创造的利润都少了。2014年我们只有135000元的利润,非常非常少。我们一家三口人,全心全意扑在这个行业上面,平均每个月只能获得一万的报酬。

  2015年初,市场行情仍然没有好转。为了度过难关,陈建村决定,裁减工人。企业的很多事情都是父子俩亲力亲为。身兼搬运工和司机的陈施宇还要负责工厂的各种杂项开支。

  曾经谈笑间就能做成一笔笔生意,现如今焦头烂额,往往为了一个小单就疲于奔命,陈施宇深深体会到了创业的艰难。

  陈施宇:管理,那个时候都是纸上谈兵,泛泛而谈,这个时候真正操作起来就知道非常艰辛不容易。

  越来越沉重的压力让这个刚刚离开大学校园创业的年轻人觉得难以承受。就在两个月前,陈施宇悄悄地写了一封辞职信,准备交给父亲,然后一走了之,去大城市做一个上班族。

  陈施宇:说起来有点可笑,写给自己父亲的一个辞呈,写好了,摆在那里,看了一下,还是把它塞回去了。感觉非常非常无力,有时候会产生这种情况,这种市场,这种低迷,是不是一个刚从大学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所能承受和驾驭的,你完完全全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走到头,你不知道你能不能成功,你不知道你能不能把这件事情做好。

  陈施宇最终没有向父亲递交辞呈,但是他决定找父亲好好谈谈。对于红木家具行业的现状,他也有自己的想法。

  陈施宇:老爸,你看要不然,反正整天在这死守着,咱们还是回去做绿化,开酒店比这个好多了。咱们做出来一年,做这么多家具也没卖出几套,还天天受气,我是做得挺不开心的。

  陈建村:没有一帆风顺的,假如说我们这个企业一帆风顺地成功了,我认为对你不是一个好事情,因为每一个企业成功的时候它还会面对很多困难,我们正在坚持,现在不是正好的时候吗?我们不忙的时候可以静下心来研究质量,我们静下心来研究管理。

  陈建村告诉儿子,现在市场行情低迷,但是他们恰恰可以利用这个时机潜心研究如何提高家具质量,这才是企业长久的生命力。

  根据中国红木委的统计,今年上半年,我国进口红木原木37.07万立方米,同比减少64.24%;进口额为4.5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8.4亿元,同比下滑68.15%。

  红木锯材进口方面,上半年我国进口红木锯材5.95万立方米,同比减少51.11%;进口额为1.0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63亿元,同比下滑51.97%。

  红木市场的持续低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看来,陈施宇的豪车梦,也只能继续往后推了。不过,眼下父子俩正在努力通过降低成本,提高品质,度过寒冬。他们期待能够在这次红木市场的洗牌中顺利胜出。其实,东兴红木家具市场的街头,还有很多和他们一样在坚持的红木家具厂商。也都在各想各的办法,寻找自己的出路。

  价格大幅下降,生意依旧冷清,红木门店纷纷关闭,红木厂商转变思维,谋求新出路。

  宁效平在广西东兴经营红木家具生意已经十多年了,经历了一轮又一轮过山车般的行情。眼下正是红木市场的低谷。他告诉记者,以红木家具中常见的大果紫檀6件套象头沙发为例,价格经历了几次暴涨暴跌。

  缘聚福小宁红木家具有限公司总经理宁效平:这是一套10公分6件套的橡木沙发。这套沙发在2013年还没有降价之前,这样的一套沙发可能在市场成交价在在13000左右,在2013年那个非常火爆涨价的时候,这一套10公分是6件套沙发,它的价位会在20000-21000这个价位。目前现在又市场非常低迷,2014年-2015年现在市场非常低迷,现在像这样的一套沙发,现在价位基本回落在15000-17000之间。

  尽管价格都在大幅下降,但是门店的生意还是十分冷清。记者在这里采访的大半天时间里,虽然有几个顾客前来参观,不过没有一单成交。宁效平说,这和2013年生意火爆的情景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虽然价格大幅下降,但是市场依然冷清。在记者采访的大半天时间里,没有看到一单成交的。

  宁效平:因为我的这个二楼一层的是1300多平米,就是现在生意不是很忙,走一走感觉倒不远。但是在2013年,就不是这样,从这边到那边,从那边到这边不停地陪着客户去看货,不停地陪着客户去了解产品,一天我小弟的腿都出现酸痛感觉。可见那个时候的生意是多少的火爆。

  回忆起当时红红火火的生意,宁效平至今充满了自豪。如今这个卖场由妻子和弟弟两个人来打理,工作还十分清闲。宁效平带记者在他这个2000多平米的卖场走了一圈,到处都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红木家具,宁效平告诉记者,目前这里积压的家具价值达到了2000多万元。由于销量不好,2014年,刨去房租、人员工资等开销,他没有任何利润。今年上半年,行情还是没有好转,他不得不在9月份关掉了一个门店。

  宁效平:我真的舍不得,那个档口位置也不错,但是苦于这个市场太残酷,租金太贵,一万四千多一平米,一万四千多一个月。一万四千多一个月是四个铺面,两层楼,一楼二楼一个价,相对于我们一楼可能是要80块钱一平米,这个样子,二楼基本上就没什么作用了,现在这个市场这么低迷没有谁去上你的二楼,一楼面积比较小,几乎就是一天就是没有客源往里面走。

  宁效平告诉记者,像他一样退掉门店的商户不在少数。在百业东兴市场,记者注意到有两三成左右的门店都大门紧闭。而宁效平现在还保留的这个店面的市场,有三分之一的门店已经关门,贴着招租信息。

  不过,尽管行情没有好转,宁效平却依然十分忙碌。前几天,他刚刚从越南回来。他告诉记者,去年为了应对危机,他在越南设立了一家生产半成品的工厂以降低生产成本,因为现在越南工人和中国工人的工资相差十分悬殊。

  宁效平:我们在那边的工人,打磨工在50块钱一边,我们的木工才80块钱一天,我们国内现在,我们这边的工人一般在320-350元。

  越南建厂降低成本的同时,宁效平正打算在国内建一个新厂。刚回到东兴,他就忙活着为新开工的工厂招一个厂长。

  应聘者:我以前,以前最早是在广东,在前几年就在福建仙游那边,莆田那边,也是专业从事那个红木家具,我们以前都是做酸枝、小叶紫檀那些材料。

  这位应聘厂长的老曹说,从15岁开始,他就做木工,此后,就在广东、福建做家具,到现在已经20多年了。看中了老曹的经验,宁效平当场拍板,聘任了老曹作为这个新厂的厂长,他要求老曹迅速建立一支熟练的队伍,因为厂子立刻就要开工。

  宁效平:你给我组建一批,就是技术比较好,人勤劳,勤劳一点,不要那个,要有专业性的工人组建一批木工,过来跟我们就是加工一些比较好的,品质比较好的红木家具,好吧?

  在市场下滑,生意不景气的时候为什么还要开办新厂呢?宁效平告诉记者,此前,他在越南有一家半成品加工厂,东兴还有一家对半成品进行精加工的工厂,但是他发现,越南来的家具存在先天不足。

  宁效平:因为越南的半成品,说句心里话,我们做了这些多年,无论是定货还是拿自由货,都会存在一些问题,为什么?他们全是没有先进的机械设备,全是越南工人用一个锤子、一个矬子,一个手工上面的东西,那么说他的尺寸,那个眼儿,一个榫,不一定那么标准,做出来的东西,那肯定比我们中国这边会差那么一点。

  宁效平所说的定货就是他们从越南的工厂按照一定的标准定制半成品家具。这种家具品质相对较高,而自由货就是,越南的工厂按照自己想法生产半成品,然后中国东兴的企业自由采购。这样的家具品质相对较低。目前,东兴的红木家具企业大多是从越南进口半成品进行加工。

  宁效平:我投资了几十万元去买先进的机械设备,因为我们人工有些东西,没办法代替的那个东西,它就相当于一个模具。

  宁效平认为,在市场低迷,销售萎缩的情况下,只有提高产品的品质才能提高竞争力,而在国内建立工厂生产中国制造家具则是必然的选择。而冷清的行情也给了他们充裕的时间。宁效平说,自己敢建一个新厂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觉得市场在今年下半年有了一点点起色,比起去年这个时候,他多了几单生意,也多了几十万元的收入,销量略有上升,这让很多家具企业看到了希望,而提高产品质量,打造自己的品牌也成为很多经营者的共识。

  肖加文:那个时候可能是对半,因为那个时候人家很多不认识,越南货、中国货也不管,现在我们主要的要做自己的品牌才能够壮大。

  轩红阁木业公司肖加文与宁效平有着类似的想法。他告诉记者,自己虽然已经积压了一千多万元的家具,不过,并不担心,因为目前原材料市场价格趋于稳定,距离行情好转已经为期不远。他们企业刚投产的时候,越南做的家具和中国做的家具各占一半,但现在越南做的家具只有全部产品的五分之一。

  肖加文:还是要靠自己的,把自己的产品做到精,做到细,以这个自己的品牌用心来做。

  没有了高歌猛进式的涨价潮,也没有了蜂拥而至的喧闹,目前的红木家具市场,平静地有些冷清。尤其是参与炒作的游资退出市场后,更让这个行业透着阵阵寒意。而面对这样的市场,那些经过市场洗礼的红木商人,也更多地看到了产品同质化、无序竞争等等,给行业带来伤害。如今,他们想得最多的,就是如何在这个市场的冰封期内练好内功,等到市场走出低谷时,以出色的产品来重新取得市场的先机。其实,短时间内价格骤然升高,本身就是虚火,只会更多地透支未来。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行业洗牌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经济半小时》 20151104 收藏市场看冷暖:红木调查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红木家具向来被称为家具中的贵族,受到不少高端用户的偏爱。也正因为这个原因,红木家具并不只是家具,它同时也成为投资品,屡屡被市场炒作。历史上红木家具曾多次出现大幅度的价格波动。2014年,红木家具市场出现拐点,价格和销量一路下滑,整个行业开始面临洗牌。陈施宇父子就是经营红木家具的,2010年,陈施宇的父亲开设了红木家具厂,高时年销售额可到1800万元。然而到2014年,价格和销量一路下滑,高达100多万的家具,降到70万也无人问津。为节省开支,父子俩亲自打理,自己送货。 (《经济半小时》 20151104 收藏市场看冷暖:红木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