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小方桌红木家具:想说爱你不容易

2019-01-17 03:01

红木小方桌红木家具:想说爱你不容易



  从古至今,红木家具向来走的就是高端市场,海南黄花梨、红酸枝、金丝楠木等作为高档红木家具的代表,其骨子里都透出贵族世家的风采,也是国内一些富翁用于办公装饰的最爱,不过,随着近来国内实体经济增速的放缓,红木家具的市场似乎正在呈现出萎缩的态势。

  2014年8月20日,一篇来自于第一家具网的文章以“海南黄花梨断崖式暴跌10倍无人问津”为题,描述了海南10年来首现“处理花梨木”的场景。文章写道:收藏家老李早早地来到海口东湖花鸟一条街。由于今年以来花梨木的价格直线下跌,不堪重负的老李已决定将手中的花梨木全部抛出。老李在这里见到了一个“处理花梨木”的摊位,摊位老板的话让老李很是揪心。“上周这里还能低价卖出一个海南黄花梨做的八仙桌,这个桌子去年卖到35万元,如今只卖了10万元。而现在哪里还能卖得出去,出价比去年降9成也不会有人要了。”摊位老板无奈地说。

  古玩商吴先生很苦恼,几年来,他看中花梨木巨大的“升值空间”,借了巨款买回不少花梨木原料和家具,如今,囤积在家中的木头成了一块块鸡肋。“10年了,第一次见到挂牌‘处理花梨木’的商人。”吴先生说。海口最大的一家红木家具市场共有20多家花梨木家具销售商,在这里记者看到,一家家花梨木家具展厅里几乎看不到顾客,市场冷冷清清。由于行情不好,许多商品挂上了特价的牌子,一个黄花梨木柜的标价,从去年的10万元,降到了现在的2.5万元。而之前能卖9000元/公斤的海南黄花梨大料,现在标价900元/公斤都卖不出去,价格跌掉9成。

  从2004年至今,只要是用海南黄花梨、小叶紫檀等名贵木材制作的家具,价格都是成倍地往上翻,上涨10倍以上的家具,在家具店里比比皆是。然而,随着人们对待花梨木家具态度的不断变化,从首先的珍爱变收藏、从收藏变投资、从投资变投机,直至最后的疯狂炒作,花梨木价格泡沫破灭,价格一落千丈。从今年上半年开始,一路看涨的花梨木家具身价暴跌,各路投资者在近5个月时间里,“抱”着手中的花梨木家具在市场上“玩”了一次价格自由落体。

  海南黄花梨家具市场发生的这一幕并不是国内红木家具市场偶然发生的一幕。近日,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红木流通专业委员会发布了《2014年上半年中国红木市场形势报告》,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在全球经济复苏放缓的大环境下,加上楼市低迷、产能过剩等因素,中国实体经济发展表现并不如人意,红木家具行业已经开始出现疲态。

  近10多年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以及高端红木资源的不断减少,国内红木家具的市场价格一直处于疯狂上涨的势头。红木家具收藏成为保值和增值的优势品种,不少实力雄厚的企业家开始囤积红木。在今年春节前的一个饭局上,一位刘姓地产商声称拥有“一仓库”红酸枝,每根都是“我们俩搂不过来”的粗细。核定了红木数量后,另一位企业老板提出1.2亿元价格转让给他,刘姓房地产商微笑拒绝。为了这次采访,记者给这位房地产商电话询问他的红木是否还在,他说:现在连1亿的价都没人接了。

  广东台山市国胜木场董事长在接受其他刊物采访时说:“红木家具行业出现所谓人气不旺、客流少的现象很正常。红木家具的高价格、高文化附加值使其不同于其他家居产品,判断红木家具的优劣不能仅凭客流或人气。我从业50年来,从来不担心市场不好,也不担心生产出来的家具没人买。我们用心做每一件家具,完工时间虽然较长,但是生产出来就被订走,接下的订单甚至已超出产量。”由此来看,红木家具的高端市场依然向好,但是中低端市场明显萎缩。

  在北京家和家美红木第一城,记者只看到零零星星的几位顾客,大多数商铺的销售员无聊的饮茶。记者以替老板看家具的身份与店铺老板攀谈后得知,实际上目前的销售的确不好,店铺老板资金压力巨大,除适当打折外,可以给笔者10%的好处费,让记者尽力促成和记者老板的交易。

  对于红木的收藏,在北京专门从事收藏事业的穆先生表示了不同的看法,“红木市场暴跌是早晚的事”,他说,“我极端不看好生物制品的收藏。全世界的环保组织都在反对滥杀和滥伐,环保将是未来的主要生活趋势,也许会从买卖上杜绝。毕竟‘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嘛。”当笔者提出“越禁止越稀少自然就越贵”的质疑后,穆先生打了一个比喻:“以后,谁家里有红木家具,就和家里有张东北虎皮一样,看样子挺牛X,从道德上讲挺丢人的。”当然,笔者并不同意穆先生的看法,但又不得不承认他的话有一定的道理。

  对于大众来说,动辄几十万元一套的红木家具似乎高不可攀,几千元甚至几百元的手串成了大众收藏的重要组成部分。笔者身边很多朋友都有一两串手串,喝茶聊天时常常拿出来盘一下。在今年年初,笔者邀请几位朋友相聚,有两位竟然戴了一模一样的手串,两人边喝酒边切磋,我们才知道,他们一个是120元买的影子木,一个是6000元的海南黄花梨。但是,由于把玩时间很长,两件手串几乎是一模一样,放在一起大家谁都没有分辨出来。至今,那位持有海南黄花梨的朋友还常常给我说:“你把那朋友约出来吧,我总觉得我们当时拿错了。”如果价格相差50倍,而且自己把玩多年的东西都无法当场认出来,可见,在如今众多的红木品类中,以次充好,以假乱真的情况会有多少,因此,对于红木不太了解的收藏者来说,这个市场真的是想说爱你不容易。